您好!欢迎来到记忆健康360工程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加入大家庭 > 我的故事 > 内容

要让妈妈活着

很喜欢一老电影《小街》的插曲。给老妈喂饭的时候,我经常唱给她听。“在我童年的时候,妈妈留给我一首歌,没有忧伤没有哀愁,唱起它心中充满欢乐。”偶尔会看到老妈的嘴不动,两眼凝视某个地方,好像是在听。我知道,妈妈是懂我的。在她有限的记忆里,有个永远长不大的、快乐无忧的小孩。

——新浪微博@阳光洒满小院

 

老妈今年95岁了,这些年,我一直跟她一起生活,眼看着老妈的记忆力一天天急速衰减,着急而心疼。在她几近百年的岁月里,有十分之一的时光都在与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抗争,期间经历了好多次生死。

老妈的患病还要从2000年说起。那时我发现她忘性很大,总是记不住存折在哪里,为了这事还去银行挂失过好多次。有时她还会说错自己参加革命的年份。我开始觉得妈妈老了。2001年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开始出现幻觉了,还经常摔倒。以前乐观开朗的老妈,性格也发生了改变,变得不太喜欢说话了,偶尔说到什么事情还会掉眼泪。我便赶忙向神经内科的专家询问老妈的情况。专家建议我查一查有关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的资料,看看妈妈有没有可能是患上了这种疾病。在看了一些相关资料,对疾病的症状有所了解后,我和专家进行了沟通,她告诉我,老妈十有八九是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听到这一消息,我哭了,心里特别难过,想到妈妈以后可能会忘掉一切,我实在难以接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拒绝相信妈妈很可能是患上了这一疾病。

虽然自己心里难过,我并没有把这一诊断告知老妈。有时她会问我:“我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为什么总忘事。”我总是笑着告诉她:“年龄大了嘛,这是必然现象。”当我把老妈患病的消息告知全家人时,他们都觉得这不可能,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这一事实。我和妹妹都在医院工作,深知照顾病人会有多么辛苦,但那时我们想,不管以后怎样,现在都要让妈妈开心。幸运的是,我们整个家庭都互相关心,全家人开始协作照顾老妈。

这么多年来,照顾老妈历尽了艰辛。虽然辛苦,我和妹妹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喂老妈吃饭、给她换尿裤、帮助她大便,从来都是我们自己来,不让保姆做,怕老妈受委屈。最艰难的时期是在2008年左右。那年老妈意外骨折了。不久,发生了严重而致命的并发症,泌尿系统感染,肺部感染。老年人骨折一年内的死亡率高达47%,而这两种感染是造成高死亡率的元凶。疾病让老妈变得异常狂躁,她坚决不去医院,我们只好在家里照顾她。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为了照顾老妈,我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因为晚上要起来为老妈冲洗一次膀胱,还要喂她口服药。有时她半夜哼哼要吃东西,我就起身给她做饭。身高1米66的我,那时由于过度操劳已经不到100斤了。长期睡眠不足,加之老妈的病情不稳定,担心老妈随时会永远离开我们,这些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不能喊叫,不能哭泣,怕因此给家人带来压力。唯一的减压方式就是驾车上高速狂奔,把音响开到最大。一个小时左右再回来。后来,老妈的病情平稳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么危险的事了。那时,支撑我走过来的唯一信念就是要让妈妈活着,尽可能轻松地活着。我做到了。

10年来,我们眼看着老妈的记忆力一点一点消失。05年的时候老妈开始经常叫错我们的名字,到09年的时候就完全不认识我们了。那时每当老妈偶尔叫出我的名字时,我都会特别特别高兴,会紧紧地抱住她。现在,老妈已经几乎不会说话了,完全靠家人照顾,也听不懂别人的话。别人说话时,常看她嘴在动,但是没词。如今让老妈喊出我的名字早已成了一种奢望,只要她能偶尔说一两句话,我都会特别开心。老妈虽然不认识我了,也不会表达了。但是我没事就会在她身边耍贫嘴,不停地说。比如下午吃巧克力的时候,我每次问她:“还用吗?”她一旦说要,我都会笑她。偶尔,老妈也会露出笑容。每当此时,我都会被老妈的笑容所感动。那么美,那么真。老妈常常安静地躺着,很专注地看着天花板,还会有不同的面部表情。每逢这种时候,我都非常想知道她在看什么,非常想。她的脑子里真的是一片空白吗?

 

作者:于昆
本文转载自助爱之家网站,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