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记忆健康360工程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报道 > 内容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夕阳红茶馆》访谈(上)

(2010年11月8日和9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老年之声·夕阳红茶馆》栏目连续播出了“记忆健康360工程”的访谈节目,以下为访谈文字记录。11月8日播出的是上半部分。)

在线收听本期节目

主持人: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夕阳红茶馆,我是珊珊,感恩您的继续关注和聆听,接下来进入咱们今天的主打环节——取暖。我们邀请到了来自公益组织“记忆健康360工程”的洪立女士作客我们的节目。一起来分享他们所从事的老年痴呆症的防治工作以及防治老年痴呆症的相关知识。

珊珊:如果您还记得我们夕阳红茶馆在曾经9月底做过一期关于阿尔茨海默病的节目的话,一定还记得北京个“记忆健康360工程”,今天我们就请到了这个机构的负责人洪立,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跟我们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一起来关注和了解阿尔茨海默病,洪立,欢迎你!

洪立:谢谢珊珊,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洪立,来自记忆健康360工程。

珊珊:说到阿尔茨海默病和记忆健康,洪立能不能告诉我们,记忆健康360工程是什么时候成立的?项目团队的主要工作任务和你们的使命又是什么?

洪立:“记忆健康360工程”是目前中国比较领先的一个防治老年痴呆的长期公益行动,它是在2009年9月21日,也就是去年的国际老年痴呆日正式启动的。我们的使命就是:提高在中国的老年痴呆的患者和家庭的生活品质,提高公众预防和应对老年痴呆的能力。

我们第一个最主要的工作任务是公共健康教育,因为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国际医学界对于老年痴呆的研究有很多突破性的进展,但是好像这些进展并没有让老百姓真正受益,那我们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在科学和公众之间搭一座桥梁,让科学的信息能够更容易地为公众所了解,让他们知道老年痴呆是怎么一回事。痴呆并不是正常衰老一部分,它是一种可以致命的大脑疾病。哪些早期症状是表明老人家得痴呆呢?导致痴呆的一些风险因素是什么,怎样尽早进行预防,早诊断,去治疗,早一点学习护理知识,让病人生活得更好,这些都是公共健康教育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

另外我们的工作也包括提升医疗机构、护理机构的一些基本能力,比如说,我们会倡导早诊断早治疗,让更多的医师尤其是社区医院的医师能够多学习一些痴呆筛查的医疗技术。我们同时也会跟民政部门合作,为养老院、护理机构提供专业培训,来掌握痴呆患者需要哪些特殊照料,这些都是我们很重要的工作任务。防治老年痴呆是特别任重而道远的一项工作,所以我们每天都在努力。

珊珊:听众朋友,刚才我们听到,记忆健康360工程正在做的就是防治老年痴呆,这是一个在我们中国非常领先的阿尔茨海默病防治专项公益事业。记忆健康360工程致力于在中国普及公众对阿尔茨海默病的认知、预防、看护知识,推动阿尔茨海默病临床医学的发展,降低疾病的发病率,提升患者家庭成员以及中国大众的记忆健康水平。

据我了解,阿尔茨海默病在国际上,其实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很受重视了,包括1994年的时候,前美国总统里根患了阿尔茨海默病,更引起了国际医学界的关注,但据我所知在咱们国内,好像这方面的普及还没有,认知也都比较晚,可以这么理解吗?

洪立: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这是跟我们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是有关系的,发达国家为什么比我们早20年左右来关注老年痴呆这个公众健康问题,是因为他们的老龄化比我们提前。

珊珊:比我们来得早。

洪立:对,他们的老龄化来得比我们早。其实老年痴呆是一个症候群,包括很多种疾病都可以引起痴呆症状,而阿尔茨海默病是其中最要命的一种,而且它占的比例也最高,差不多是60%到80%这样的比例,有的本身就是阿尔茨海默病,或者是混有阿尔茨海默病的病理现象,比如说血管性痴呆又混合阿尔茨海默病。这样的症状我们叫做混合型痴呆。阿尔茨海默病加上混合型痴呆,加起来会占到60%—80%的比例,所以它的发病率可以说是非常高。

阿尔茨海默病是在1906年被一位名叫阿尔茨海默的德国医生发现的。当时他有一个女病人,50多岁,有很严重的认知障碍,就是不爱记事,毫无根据地怀疑丈夫的忠诚,跟她说什么她也不明白,她讲什么也听不清楚。在20世纪初,这样的病例是非常罕见的。后来这个女病人因为肺炎感染去世了。因为这个病例太罕见了,阿尔茨海默医生征求了病人同意,在她去世后解剖她的大脑,于是在显微镜下面发现,异常的沉积物充满了脑血管和她的脑组织。1906年,阿尔茨海默医生在一个国际医学会议上公布了这个病例;1907年,这个病被正式就命名为“阿尔茨海默病”。

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的时间,你想从上世纪一二十年代开始,到三、四十年代一直是战争连绵,还有很多传染病,那时候人的寿命不是特别长,大家也没觉得阿尔茨海默病是个事儿。但是到了七八十年代以后,发达国家,北美、澳洲、欧洲,包括我们临近的日本、韩国、新加坡,包括我们的香港地区、台湾地区,都纷纷进入了老龄化,就发现怎么老人家得这个病越来越多?怎么到了老了以后认知功能会损害到这种程度?

珊珊:很多人就认为这是简单的老糊涂。

洪立:对,咱们国家是在1999年的时候才正式进入老龄化,那时候特别有意思,美国有一位公共健康专家,在90年代后期的时候曾经访问过云南,问当时云南卫生厅的官员你们这里有没有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因为他问的是英文Alzheimer's,这个学名,官员说我们没有这种病。你就可想而知,当时中国还不知道阿尔茨海默病是什么。

珊珊:那么在刚才洪立的介绍当中,我们不难发现,目前在中国对于阿尔茨海默病的预防和国外的先进国家是有相当大的差异的,其中一个主要的表现就是:极度缺乏对疾病的认识,公众不了解阿尔茨海默病从潜伏到发病逐步的生理变化,缺乏对疾病的预防。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中国在2005年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超过了600万,按照老年人口比例和发病率的预测,目前中国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人数已经超过了1000万,占到了亚太地区的40%,占世界大概四分之一,可以说,我们中国已经是阿尔茨海默病的第一大国了。

洪立:实际上这个病在国际上已经发现了很久,但是的确在七八十年代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然后得老年痴呆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病才引起了医学界的关注。的确就像你提到的那样,1994年,里根总统亲笔写了一封致美国人民的信,他说“我之所以把我的私人病情予以公开,是愿意让更多的美国人民能够知道有这种疾病存在,能够提前去诊断去治疗,去维持很好的生活质量”,所以我觉得里根非常伟大——一位老人,他过去做过美国总统,在他已经年近古稀的时候,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病的他,用他生命最后一刻,唤起了全球对这个疾病的关注。

珊珊:的确是这样,里根的故事我曾经也跟听众朋友分享过。我是从去年才真正开始关注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老年痴呆。以前的人们包括我自己,在对这个病没有很科学认知的时候,就以为是老年人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他不记得了什么东西也不是坏事。后来我们前一阵子夕阳红茶馆对老年痴呆这个病症做了一系列公益方面的宣传,在我做这个片花的时候,我真的想流泪,为什么呢?在街上我遇到的一位迷路老人,他就患了这样一个病,那么如果他是我的长辈,如果他是我的父母,那我该多么的难过。所以呢,其实在做这些节目的过程当中呢,也提高了我们自己对老年人的一种关爱,尤其是你自己身边的老人,你的长辈。那么,您作为专业人员能不能告诉我,这样的一种疾病的危害性,或者说,家中有这样一位老人他给这个家庭所带来的影响会是什么样的?

洪立:天翻地覆。家里一旦出现痴呆老人,他真的会给这个家庭带来天翻地覆一个影响,因为你知道,一个人到老了,钱还有太多的用处吗?过去他在自己的事业上有多辉煌还重要吗?他其实最宝贵的东西是记忆,我们管它叫记忆银行,就是他所有一生的经历,他身边的亲人,他给亲人的爱,亲人给他的爱,他所有的工作、生活、友谊……这些记忆才是人活一辈子最宝贵的东西,但是他没有了,他的记忆银行变空了。而且不光是记忆银行,他的整个认知功能也丧失了,他可能不再认识你是谁,以前那个看上去很慈祥的老人家,脾气秉性都会改变,变得可能你都不认识他。

我以前写过一篇博客,我就开玩笑说,问你爱不爱一个人,你就想象一下,等他老了的时候,他得了痴呆,他能活动的时候,他可能不认识你是谁,你跟他说什么,他也听不明白,也不理解,然后你不注意的时候,他可能就去开煤气炉了,你不留神的时候,他可能就跑出去再也找不到家回来了。等他真的不能动弹的时候,他可能就卧床不起,然后大小便失禁,你喂他吃东西的时候,他可能还不领你的情,还不愿意吃。你想象这一切状况,然后你问自己你愿意不愿意照顾他,而且这个时间不是说一年、两年,这种日子可能会延长到五年、八年、十年,我听说过的最长的是十五年,如果你能很肯定地说,你愿意承受这一切,你愿意去照顾他,那我就说你真的是爱他的。

我刚才讲的都是老年痴呆患者在不同阶段容易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阿尔茨海默患者第一个明显的症状就是记忆衰退。就是你可能几分钟前跟他说过的事情,他就不记得。越是后期记得越不清楚。所以他有的时候就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你刚才跟他说了一件事,他就忘了,然后他一遍一遍地重复,一直跟着你问相同的问题,因为他不记得你回答过他,也不记得你回答了他什么,他就会一遍一遍地重复问问题。对于痴呆患者来讲,“短期记忆衰退”是第一个非常明显的症状。

珊珊:我记得您说过,越近的事情,他越容易忘。

洪立:我为什么特别要跟听众朋友多讲一些早期症状,因为这个病是潜伏性的,就像癌症一样,刚开始身体里头有癌细胞蓄积的时候,机体是没有什么症状反应的。但是一定有一些蛛丝马迹,痴呆也是,它有一些蛛丝马迹。我们管他叫early signs,就是早期的征兆。如果你发现你家里面的老人或者身边的老人有这方面的迹象的时候,你一定要非常提高警惕。尽快地带老人家去医院进行诊断。

珊珊:我们来分析分析,提高警惕。

洪立:刚才讲的就是第一个早期征兆——短期记忆衰退。有些老人因为他可能知道老年痴呆这一回事,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得了老年痴呆,所以会说我记性很好啊,你看我50年前的事儿还记得很清楚!事实上,我相信他50年前的事记得清楚,但是真的几分钟以前的事,或者近期比如一周发生的事情,他真的记不清楚,哪天他做了什么,跟谁一起做的,跟谁说了哪些话,别人介绍他认识了什么新的朋友,他可能真的不记得,所以短期记忆衰退是阿尔茨海默病的第一个非常明显的早期征兆。

珊珊:第一个蛛丝马迹。

洪立:我们讲第二个蛛丝马迹,就是做以前熟悉的事的时候有困难了。

珊珊:比如说他每天都要做的这些事情,他突然那段时间就……

洪立:我外婆就是老年痴呆,我们怎么发现她有问题的呢?过去每年我们过节的时候,她的孩子从天南地北的都要回上海跟她团圆。差不多有12、3个,就是几代人会在一起,那时候她一个人就能弄出一桌好菜。但是到90年代后期时候,她做菜就很难吃了,以前她很熟练能做的事情,然后发现不行了。

珊珊:味道不对了。

洪立:我还知道一位患者姓束,是一位教授,他是教陶艺的,他是怎么回事呢,他是连续三天给学生讲一样的课,他的学生第一次听特带劲,第二天上同样的课的时候,学生就想,大概可能这个课很重要吧,所以这个教授讲了第二遍一样的内容,但是到第三天发现,不对了。所以就赶紧告诉师母。他的病是这样子被发现的。所以第二个征兆就是说,以前做他很熟练的事情的时候,发生问题了,他做不来了。这是第二个征兆。

珊珊:第三呢?

洪立:语言表达有困难,就是他在跟你聊天的时候,往往找不到特别合适的词来表达他的意思,然后大家聊天的时候,他有可能就跟不上趟。

珊珊:或者是呆在那儿。

洪立:找不到合适的词,也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那么语言功能的退化能够直接导致他有自卑感,可能慢慢他就要退出社交生活,因为他没法跟人交流。

珊珊:越不说,越不想说,越不说就越说不出来。

洪立:现在去医院诊断的患者中间,高级知识分子挺多的,他们有一些是会双语种的,比如说我会讲中文,同时会讲德文、或者英文。有些以前是做外事工作的,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原来能讲双语,甚至可以做同声翻译的,结果发现不对了,原来很熟悉的外语,突然不会说了;或者,我知道他在讲英语,可是我翻不出来,我跟不上他了,发现语言能力在退化。这个是阿尔茨海默病蛛丝马迹之三。

第四个就是他失去对对时间和空间的认知力,比如说他可能搞不清楚今天到底是几月几号,比如说回家的时候坐公共汽车下错站,这个是比较明显的蛛丝马迹。

珊珊:我也在这一两年接触到这样一个病例,他是在广州,可他老说深圳、深圳。我说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吗?他说我在深圳。其实是在广州。当时我这眼泪马上就下来,我就觉得过去这么走南闯北一个老人,那么叱咤风云的一个老人,就是脆弱到那样一个境地,你就会觉得很辛酸——他都不记得自己在哪个城市。

洪立:只是不记得自己在哪个城市,还只是辛酸的开始,因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到了晚期会更辛苦。所以我们为什么特别提倡,一定要早一点诊断出来,采取很好的治疗和护理的措施,然后让他尽量把认知功能维持下去,不要衰退得那么快,不要生活得那么辛苦,这是我们工作中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第五个蛛丝马迹,就是判断力和警觉性下降。

珊珊:这挺要命的。

洪立:这个特别要命,这个涉及到他生活安全性问题,举例子来说,以前他知道过马路是要走斑马线。而现在老人家会横冲直撞地过马路。还有一个明显的就是,他对钱财没概念了。有的时候遇到上门推销的,某个小家电我卖几千块,他真的就会去买。骗他说我这个保健品一万块,他也真的会去买。他的警觉性和判断力会下降。这是第五个蛛丝马迹。

第六个蛛丝马迹就是抽象思维出问题。最典型的,因为老人家有的时候会负责家里面去买菜,他会记家里头的流水帐,记错帐,他对数字就不敏感了。就混淆了,以前会的算术他算不出来,经常得算错,就是抽象思维能力在退化。

珊珊:没概念了。

洪立:我外婆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当时我外婆也记帐,我小姨和她生活在一起,也记帐,两个人的帐对不上,我小姨那个时候不懂,就怪我外婆,说你在记花帐。这样家庭矛盾就会出来,但实际上是她认知功能下降了,她抽象思维能力有问题。

珊珊:所以说这其实很考验家人的智慧,你要非常敏感、敏锐,能够体察到,可能老人已经……

洪立:这个是知识的缺失,不是说爱心不够,我小姨她当时主动负担照顾外公外婆的责任,她其实是我外公外婆是最疼爱的一个女儿,而且她也特别孝顺,可是因为不知道这个病有这样子的这些蛛丝马迹,她也不认为这是一种病,所以就想当然地认为你记花帐了。

珊珊:误会就产生了。

洪立:刚才讲的是第六个,第七个就是丢三忘四,找不回东西。

珊珊:这好像比较常见。

洪立:我这儿说的丢三忘四找不回东西,是说他放东西,他是没有逻辑性的放。比如说,咱们回家的时候,把钥匙可能放在自己的包里,可能放在玄关那个地方的台子上。但你某天正好随手放在自己包里面,你按照逻辑推理可以推回到“我可能放在自己包里头”。

但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放东西是没有逻辑的,比如说他把苹果藏在柜子里头,把手表放在水缸里头或者冰箱里头。就因为没有逻辑,他也没有办法按照正常的推理找回来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往往就真的丢了。丢了以后,他就会怪家里人偷了。他这种怪罪也会按照跟自己的亲疏不同,有保姆的话,他会怪保姆,没有保姆的话,会怪儿女,没有儿女的话怪老伴。所以第七个这个蛛丝马迹就是丢三忘四,找不回东西。

第八个蛛丝马迹就是出现一些异常的行为,比如说,他去买菜或者去超市里头拿了东西可是他没有意识要付钱。

珊珊:忘了付账。

洪立:不光是忘了,他没有意识,他不觉得他应该付账。还有一些他不知道怎么来管理自己的个人卫生,有的时候会衣冠不整,有的时候甚至去捡垃圾。我有一次就看到中央电视台有一个报道,就是说有一家儿女“虐待”老人,不给老人吃东西,逼得老人到外面捡垃圾吃。我当时就有一个特别大的问号,因为,如果这个老人认知功能没有问题的话,他通常可能会管邻居去要吃的,或者管朋友那边去借钱买吃的,这是可以做到的,对吧。

珊珊:再怎么着也不会……

洪立:不会去捡垃圾吃,我是觉得我们媒体记者也应该补一补关于痴呆的知识,不要刻意去恶化人家的家庭关系,因为有可能是老人家的认知功能出现了问题。因为我们讲和谐社会,不要轻易地就是说把这个事情归结为我们“孝顺”或者“不孝顺”,归结到家庭矛盾上面去。

珊珊:太对了。

洪立:第九个早期征兆就是情绪和个性的改变。这个很容易理解,刚才我讲,就因为老人家认知功能在发生改变,事事记不清楚,人人不认得了,话也讲不清,所以这种一系列的情况的发生,会让他非常沮丧,他的情绪就会被影响,可能有时候会易怒,就是比较容易发脾气,有时会变得比较自闭,因为他觉得我没有办法跟人家交流了,人就会变得很闷。比如说原来很喜欢去参加街道一些活动,但是他发现跟这些老伙伴已经玩不到一起了。这个时候他就会比较自闭,宁愿在家里,比如说看看电视,这样实际上容易导致这个病情的恶化。

珊珊:老年人还是要多参与社交活动。

洪立:一定要保持大脑活跃和社交活跃。第十个蛛丝马迹就是刚才讲的,他不愿意参加工作和社交活动。

珊珊:是的。越来越宅。

洪立:所以当你发现老人有刚才讲的十个蛛丝马迹——从记忆衰退一直讲到情绪变化,以及退出社会生活很多很多种,这些蛛丝马迹你无论是发现其中一条,还是几条,你一定要特别的警惕,一定要负起这个责任,带老人家去看病。我觉得去看病了,如果检查结果说不是的话,你心里也踏实。

珊珊:当然,起码在出现这些蛛丝马迹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是可控阶段,可以这么理解吗?

洪立:对,其实我们在强调痴呆的防治的时候呢,我们是这样子来讲,第一,一定要早预防。这个病有些发病因素不可控,比如说年龄的增长,比如说遗传基因的问题、家族史的问题,如果你本身就带着老年痴呆这种致病基因的话,那没办法,你可能逃不了,甚至可能是早发,就是60岁以前就发病了,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有一些风险因素是完全可以控制的。比如说,控制高血压、控制糖尿病、控制心脑血管疾病。因为国外做过大量的临床研究,包括我们在国内也准备跟全国多个城市的临床机构来做研究,就是比如说他有心脑血管疾病的话,对认知障碍有什么程度的损害,要做这方面的研究。实际上如果我们控制了高血压,控制了糖尿病,至少在血管性痴呆发病率方面就会降低,这个是占整个老年痴呆第二大发病率的疾病。

珊珊: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的时候,更是要引起家庭成员对老人的关爱,早去预防和发现。包括您刚才所说,去查一下,而且您刚才也告诉我说,现在有很多的三甲医院已经有相关的这样一个专门的机构来做检测了,是吗?

洪立:对。因为我们国家是在90年代有了第一家记忆障碍门诊,当时是在宣武医院,宣武医院是最早开设的。后来象协和医院、301医院,他们的神经内科都纷纷开设了记忆障碍门诊。

通常来说,如果你发现了家里的老人家有这种记忆障碍的蛛丝马迹的话,就最好要查一下:你所在的城市的大医院,第一有没有神经内科、精神科或者老年病科?然后在神经内科、精神科或者老年病科有没有记忆障碍门诊?通常,如果有记忆障碍门诊的话,那就是专门看老年痴呆的,去那儿看它会提供一系列完整的检查,看这个老人导致痴呆症状出现到底是因为阿尔茨海默病还是因为血管性因素。还可以根据对疾病准确的诊断,来提供他比较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珊珊:因人而异的方案。

洪立:所以我们刚才讲痴呆的防治体系就是:第一早预防,第二就是早诊断,早诊断一定要去找那些富有经验的医师去做,不要听谁忽悠说,我这儿能做痴呆,什么特效药什么的。

珊珊:轻易别信。

洪立:不要听这个忽悠,最好还是去那些比较大的医院,到记忆障碍门诊去看。而且我要再强调,通常记忆障碍门诊,都是会由神经内科、精神科或者老年病科来开设,有的时候可能是集成了这三个科的专家,因为本身老年痴呆是涉及多学科,比如说他病理性的改变是归到神经科的,年龄来讲是归到老年科以老年病为主,他还有一些精神行为症状所以也必须有精神科医师的参与,你至少在治病的时候要有精神科的一些专业背景,所以它本身就是跨学科的。

珊珊:是啊,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明确的是,虽然目前阿尔茨海默病还不能够治愈,但是针对症状进行相应的治疗,结合正确的护理,可以让和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生活得更好。此外,早进行疾病筛查和疾病的干预,也是降低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率、延缓疾病发生和发展、提升公众健康水平的有效途径。

亲爱的听众朋友,在咱们今天的节目当中,洪立和我们一起分享了她们的记忆健康360工程的任务、使命以及老年痴呆症也就是阿尔茨海默病在当今世界和咱们中国的发展状况,以及老年痴呆的防治工作,那么在明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将会继续和洪立一起来分享她所从事的阿尔茨海默症的防治工作,她还会给我们带来让我们深受感动和启发的一些朋友和他们的故事。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老年之声·夕阳红茶馆》访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