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记忆健康360工程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记忆脚步 > 内容

行动决定未来

动员全社会力量防治老年痴呆的倡议书

摘要

伴随着人口的老龄化、高龄化的日益加速,老年痴呆已经成为全球性的重大公共健康问题。未富先老的中国已经成为痴呆第一大国,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随着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加强,中国的痴呆防治策略无论对于中国自身还是对于世界都意义重大。

发达国家的实践已经证明,政府和社会力量的共同推动,能够极大程度地改善痴呆患者和家庭的生活品质,提升公共健康水平。

为了更好地应对老年痴呆症的挑战,我们强烈倡议政府及社会各界,在总结各国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国情,积极探索有效的、先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在全社会进行疾病干预,降低疾病发病率,改善患者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质量,为公众和国家减轻庞大的疾病负担。

老年痴呆——老龄化社会的挑战

联合国已经指出了 21 世纪世界面临的三大社会经济问题——全球变暖、全球恐怖主义及全球老龄化。

老龄化不仅仅是老年人口迅速增加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老龄化过程中的高龄化问题。人口年龄结构与疾病发病率、死亡率模式的改变密切相关。高龄老人的快速增长,将带来老年人口总体健康水平下降、老年慢性退行性疾病增加、需要家庭和社会照料的老人也将大量增加的公共健康及社会问题。

而老年痴呆正是其中的一种负担异常沉重的多发性疾病。由于患者人数随老龄化人口而增加,痴呆的流行必定会发生。

老年痴呆是由于神经退行性变、脑血管病变、感染、外伤、肿瘤、营养代谢障碍等多种原因引起的一组症候群,是病人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出现的持久的全面的智能减退,表现为记忆力、计算力、判断力、注意力、抽象思维能力、语言功能减退,情感和行为障碍,独立生活和工作能力丧失。

老年痴呆中最常见的类型是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也称作老年性痴呆症),占痴呆总量的50~70%。该病由德国医生阿尔茨海默于1906年发现。这是一种进行性的、致命的退行性大脑疾病,它破坏脑细胞,导致记忆、思考和行为能力出现异常,严重影响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最终导致机体丧失功能。

血管性痴呆是指由各种脑血管病(包括缺血性脑血管病、出血性脑血管病及急性和慢性缺氧性脑血管病)所引起的痴呆,占老年痴呆发病率第二位。老年痴呆还包括帕金森病痴呆、路易体痴呆、皮克氏痴呆等。

导致老年痴呆的病因多种多样,年龄增长是第一危险因素。根据医学统计,65 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10%有可能罹患痴呆,80岁的患病比例上升到40%以上,而85岁以上的老年人患病率将达到惊人的48%。另外的病因包括遗传基因、生活方式、环境、脑外伤、药物影响等。医学发展和社会进步让人类寿命延长的同时,也必须面对由于增龄带来的疾病挑战。

老年痴呆的疾病负担异常沉重。这不仅是因为人口老龄化的缘故,而且还因为痴呆症是所有慢性疾病中最令人失去能力的疾病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痴呆症的疾病负担超出疟疾、破伤风、乳癌、吸毒或战争的疾病负担,而且在未来二十五年中,其疾病负担预计将增加76% 以上,有可能对国家的公共卫生系统产生毁灭性的影响。2005年,全球的痴呆疾病经济负担高达3,154亿美元,而美国2008年痴呆疾病负担高达1,480亿美元,患者年人均经济负担为29,600美元。

伴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老年痴呆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公共健康问题。根据国际阿尔茨海默联合会2009年发布的最新预测,到2010年,全球痴呆患者人数将达到3,560万,2030年达到6570万,2050年痴呆患者数量将达到1.154亿,其中59%的患者在亚洲。

中国的严峻形势

中国由于人口基数庞大,这一问题则更加严重。2001年到2020年将是中国快速老龄化的阶段。这一阶段,中国平均每年将增加596万老年人口,年均增长速度达到3.28%,大大超过总人口年均0.66%的增长速度,人口老龄化进程明显加快。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17%,其中,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3067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2.37%。

根据老年人口总量及发病率的预测,中国目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患者已接近1,000万人,而受这一重大疾病影响的人群,更是以上数字的好几倍,因为这些人的生活,都与痴呆患者休戚相关。

到2040年,中国痴呆患者数量将等于发达国家的总和。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其它国家如中国一样,承受如此巨大而沉重的疾病负担。

老年期痴呆给未富先老的中国带来了更加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包括:

  • 庞大的疾病负担

    老年痴呆患病率高、病程长,是所有慢性疾病中致残率最高的疾病之一,这意味着給家庭和社会都带来极大的疾病负担。

    根据调查,2007年中国老年期痴呆患者的年人均经济负担为19,001元人民币,其中人均直接经济负担为8,432元人民币(包括直接医疗经济负担5,640元人民币),人均间接经济负担为10,568元人民币,占到了被调查者家庭年均总收入的50%。
  • 公众缺乏对疾病的正确认知

    “老年痴呆症”这个名词并不陌生,但真正了解它的人并不多。人们误以为它是正常衰老的一部分,普遍不了解疾病从潜伏到发病的进行性病理变化,缺乏对疾病的预防知识及对患者的护理知识和技能。相当数量的患者和家庭成员有病耻感。在一些地方,痴呆患者招人取笑,在社会上被误解、孤立、歧视甚至被虐待。

    根据长期流行病学调研,由于缺乏对这种疾病的正确认知,目前中国城市老年期痴呆症患者的漏诊率超过75%,农村的漏诊率则更高。
  • 东西部差距/城乡差距大

    东部发达地区和西部地区在老年痴呆防治方面存在很大差距。以中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上海为例,老年期痴呆症患者在2007年的就诊率已经达到41.1%,相当于北欧发达国家水平;而西部中心城市西安,2007年就诊率仅为2.3%。

    而相对于城市人口,农村人口由于其终生较低水平的智力刺激以及对痴呆症认知极为有限,其知晓率、就诊率和治疗率就更为低下。

    在某些不发达地区甚至出现痴呆或精神发育迟滞向低龄化和地方流行病的发展。根据人民网2009年3月31日发布的新闻,陕西省东南部的商洛市,人口总数260余万,而痴傻呆愚人数已经达到16余万,超过当地总人口的6%。
  • 我国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目前能够为老年痴呆症患者提供诊断和治疗的医疗资源集中在部分三级医院,富有经验、能够进行痴呆早期鉴别诊断的临床医师严重不足。医疗设施普遍落后,承担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的基层医疗机构更是缺乏对痴呆进行早期筛查的基本能力。
  • 护理资源短缺,护理人员存在巨大缺口

    中国现有的大多数的养老机构不具备针对老年痴呆患者的专项护理能力。很多养老机构不愿意接收痴呆老人。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消息,目前中国缺少1,000万养老护理人员,更不用说是老年痴呆的专项护理人才了。
  • 家庭照料者承受巨大压力,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老年痴呆又被称为家庭疾病,一个人生病将影响到整个家庭。以阿尔茨海默病为例,患者平均生存期为5~10年,渐进失能直至死亡,这意味着患者需要长期的照料。由于逐渐丧失认知和生活能力并伴随众多精神症状,患者所需要的照料时间和强度远远高于正常老人,照料过程带给照料者严重的心理创伤,因此老年痴呆患者的家庭照料问题也成为家庭成员极其沉重的经济和精神负担。
  • 中国老年痴呆研究明显落后于发达国家

    虽然我国老年痴呆患者总数全球第一,但国家目前在这种疾病研究领域没有专项科研基金投入和统一的协调管理,据估计每年分散在国家各个计划中可申请的痴呆研究课题经费大约在1000万人民币左右。这导致我国从基础研究、药物开发、干预策略研究和临床诊疗及护理水平都明显落后于发达国家。

面对如此严峻的挑战,中国准备好了吗?

未来的10年对中国尤为关键——人口老龄化加速,老年痴呆患者也将大幅增加。如果不未雨绸缪、及早对疾病采取有效干预,那么老年痴呆就会象一颗定时炸弹,給个人、家庭、社会和国家都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为了应对这一严峻的挑战,中国急需将防治老年期痴呆症列入国家公共健康优先计划,展开广泛的公众宣传教育,加强研究、临床诊疗和护理能力,并建立覆盖广泛的社会援助系统。发达国家的实践已经证明,政府、非营利组织及商业界的共同推动,将极大改善痴呆患者和家庭的生活品质,提升公共健康水平。

发达国家的策略与经验

发达国家由于较早进入老龄化,老年痴呆的发病率急剧上升,从政府、非政府组织到医学界、商业界,都开始关注痴呆对于国家和社会的影响,并积极采取行动。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前总统里根作为国家领导人在其间起到的推动作用。里根的母亲也死于阿尔茨海默病,里根总统在任期间就非常重视这一疾病,并将其列入国家公共卫生重点研究计划。1994年,里根被诊断出罹患阿尔茨海默病后,立即发表告美国人民书,他希望通过公开披露这一消息,促进人民更多了解这一疾病,更多的人能够接受检查,在疾病早期进行治疗,并保持正常和健康的生活。自此,美国及其它发达国家对于这一疾病的临床研究、护理、公众教育、专业培训以及社会支援系统都得以大规模的发展。

进入2000年以后,更多发达国家将痴呆防治列入国家公共健康优先项目并启动相应的行动计划。其关键内容包括:提高公众和卫生专业人员的认识,提高诊断、治疗和长期护理服务能力,加强研究,加强医疗保健系统的能力,以应对疾病的挑战。

以美国为例,全国国立卫生院和老年研究院从1984年开始,在全国资助建设阿尔茨海默研究中心,这些研究中心都设置在大学的医学院中,目前全美一共有29个中心。老年研究院同时在华盛顿大学设立了一个全国阿尔茨海默协作中心,提出纵向临床研究计划,内容包括基础研究、病理研究、临床研究、临床评估标准化、临床试验、并建立全国共享的资源库。对研究的大力投入和有效的管理使美国在全球阿尔茨海默病研究领域一直保持领先地位,20年来全球里程碑式的研究成果均来自这些阿尔茨海默研究中心。2010年,仅老年研究院将用于老年痴呆的研究经费就达到1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非营利组织阿尔茨海默协会。这个协会成立于1980年,30年来从一个小小的患者家属互助组织,成长为服务网络覆盖全美、全球最大的老年痴呆研究私营出资者,历年研究投入超过2.65亿美元,为改善患者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质量做出巨大贡献。

欧洲人口4000万的法国,从2008年开始执行一项新的五年期阿尔茨海默计划。这项计划的执行委员会每隔半年要向萨科齐总统直接汇报。在5年的财政预算中,2亿欧元用于研究,2亿欧元用于医疗保健,12亿欧元用于医疗护理服务和社会支援。在包括法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所有痴呆症患者的药物支出均可报销。

对政府的倡议

作为在全球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中国,如果能够采取有效的痴呆防治策略,那么不仅造福于中国人民,而且对于全球减轻疾病负担都有重大意义。中国可以在总结世界各国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国情,积极探索有效的、先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

我们呼吁政府,尽快将痴呆问题纳入公共健康框架甚至优先计划,制订全国性的防治策略。其工作可包括提高认知、预防和干预、加强基层服务能力、加强社会保障、积极推动研究等五个方面。

  1. 开展广泛而多层次的公众健康教育

    提高人民对老年痴呆的正确认知,增强疾病防治意识并去除病耻感,鼓励公众选择健康而有品质的生活。

    在过去的十年里,政府在公共健康教育方面有很多积极且富有成效的行动,如防治艾滋病的宣传、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宣传如SARS、流感等。这些积极的行动也同样可以应用在老年痴呆防治领域,通过大众媒体、社区服务、基层卫生组织以及临床医疗机构,进行大规模、多层次的科学普及。“老年痴呆”这个词目前尚未被公众接受是巨大的悲哀,更是动力。如果公众能够像癌症、感冒一样客观接受它,合理及时地治疗照护,千万个家庭可以减少遗憾。
  2. 积极的预防和干预策略

    老年痴呆有些发病危险因素如年龄增长、遗传基因等是无法改变的,但是另外一些致病原因如胎儿发育、环境因素、生活方式等是可以干预的。要提倡人民采取保持大脑健康的生活方式,推动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延缓病情的发展,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的预测,如果从2010年起开始采取积极的疾病干预策略,以最为温和的推迟一年发病、延缓一年发展计算,到2050年全球将减少920万个痴呆患者。

    作为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更应该防患于未然,以有效降低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减轻日趋严重的疾病负担。
  3. 加强基层服务能力

    全面动员、组织、培训社区干部和基层卫生人员,促进初级医疗和社区护理服务的发展,满足老年痴呆患者及家庭照顾者的需要。同时应积极支持老年痴呆专业护理机构的建设,以作为居家护理的有力补充。
  4. 加强社会保障

    针对老年痴呆的特点,改善现行的医疗保健体系,扩大基本药物保障范围,有针对性地开发并推行针对这一特殊重大疾病的医疗保障及护理保障。
  5. 积极推动研究

    在政府、医学界及社会力量之间搭建合作伙伴关系,鼓励并支持中国的科学家积极参与全球化的基础及临床研究,尤其是生物标记物研究、中药现代化研究和预防医学研究。这将不仅仅提升中国在全球的医学研究地位,也将是中国对提升全人类的健康水平所能做出的特有贡献。

行动决定未来

中国1999年进入不可逆转的老龄化,同样,也不可逆转地进入了老年痴呆这条轨道。全世界都在关注全球痴呆第一大国如何解决这一棘手的疾病负担问题。中国的老年痴呆防治事业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一刻。

2009年七月份,当代中医药发展研究中心正式成立防治老年痴呆症办公室,并在9月21日国际阿尔茨海默日正式向全社会启动“记忆健康360工程”。这是中国第一个联合医学界和社会各界,致力于提升中国老年痴呆患者及其家庭成员生活品质的公益事业。

在2010年,“工程”最重要的工作任务是,通过多元化的公共健康传播提升公众对于老年痴呆症的正确认知;通过网站、教育项目、志愿者服务及慈善援助计划,帮助改善患者及家庭成员的生活质量。

在这里,我们倡导社会各界力量,积极参与到中国老年痴呆防治的进程中来。

我们提倡每一个人都行动起来,了解阿尔茨海默病防治和照护知识,保护您和家人的记忆健康。我们要时刻铭记,随着老龄化和高龄老人的急剧增长,老年痴呆症会侵犯越来越多人。他们中间很多人可能就是我们的长辈。他们真的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等。

我们提倡突破屏障的合作模式,让科学界、商业界、政府及非政府组织联合起来,共同承担起更为积极主动的社会责任,共同提升人类的记忆健康水平和生命品质。

我们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人类不再惧怕老年痴呆症。每一个人,都能保有最美好的记忆,拥有健康而富有尊严的生命。

而这一天的到来,就从我们每个人今天的行动开始!

当代中医药发展研究中心
记忆健康360工程项目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