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记忆健康360工程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记忆脚步 > 内容

2013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报告

2013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报告


随着世界人口的老龄化,由家人、朋友和社区提供的"非正规"照护将难以为继。我们需要加大力度支持那些提供照护服务的个人和机构。

  • 全球范围内,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群在人口特征上正发生着变化,这主要归因于人口的老龄化。2010至2050年间,全世界生活不能自理者的总人数将从3.49亿增加到6.13亿,即增长近一倍,而需要照料的老年人的数量将从1.01亿增加到2.77亿,即增加近两倍。在中低收入国家,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增加尤其迅猛。
  • 目前大约有3600万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
  • 家庭规模的缩小、城市化的加快、劳动力的流动、以及妇女角色的变化等因素使得充当非正规护理员的人越来越少。
  • 老年人的长期护理实际上主要是指老年痴呆症患者的照护。在各种慢性病中,老年痴呆症和认知障碍目前是导致老年人丧失行动能力、生活无法自理的两大主因。在高收入国家,这样的老人就要进入老人院或护理院接受照护。
  • 中国、巴西等新兴国家向老龄社会过渡的进程将比发达国家快得多,这将导致整个社会在满足照护需求上措手不及。

老年痴呆症是最常见的潜在疾病,往往也是导致老年人生活不能自理的根本原因。因此,全社会应该对这种疾病给予更多的关注。

  • 当前和未来的长期护理成本很大程度上将由全球老年痴呆症的发病形势来决定。我们是否能够制定并实施有效的策略来预防老年痴呆症?是否能找到改变这种疾病发展方向的治疗手段?这些都是决定未来医疗成本和社会照护成本的重要因素。
  • 老年痴呆症患者有特殊的护理需求。相比其它需要长期照料的人群,他们需要更多的个人护理、更多的护理时间以及更多的监护,这些都增加了护理人员的压力和护理成本。
    • 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护理需求是其他人的4.5倍。这种护理或者由家人和朋友提供,或者由养老院等正规机构提供。
  • 他们对护理的需求从患病的早期阶段就开始了,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因此提供照护服务时需要精心的规划、监控和协调。设计此类照护和赡养方案时应该具体考虑老年痴呆症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特殊需求。这项工作的最大挑战就是要在整个护理过程中让患者过上高质量的生活。

每个家庭在照护和赡养方面都有独特的需求,因此我们要想办法让照护服务更加个人化,让护理方案更加灵活和个性化。

  • 老年痴呆症的早期诊断让患者有机会做出照护事前指示(advanced care directive),从而自行决定将来要接受何种照护,但这种指示目前尚未得到充分利用。个人化的护理预算让老年痴呆症患者和他们的护理人能够掌控护理方案的花费,让他们有能力确保自己的意愿得到尊重、自己的需求得到满足。
  • 无论是有偿服务还是无偿照料,所有护理人员都应该得到全社会的重视和认可,并取得合理的回报,因为他们从事的工作艰巨、繁重而又至关重要。应该在照护体系中引入激励措施,一方面鼓励家庭护理者继续在家中提供高质量的护理,另一方面也要留住领薪的护理人员,并促进他们的技能提升和事业发展。在这些方面的投入往往是事半功倍的,因为这不仅能降低下游照护(养老院护理)的成本,而且能让老年痴呆症患者得到更好的护理,让他们的护理人员能得到更好的报偿。

老年痴呆症患者护理人员收入偏低,身心易受到不利影响

  • 老年痴呆症患者护理人员一周花在照料病人上的时间平均为43小时,也就是每天6小时,所以很多人不得不放弃本职工作或者转做兼职,以便在家照顾患者。
  • 护理老年痴呆症患者在以下几个方面往往要比照料其他疾病患者负担更重:帮助病人上下床(54%对42%)、为病人穿衣(40%对31%)、为病人洗澡(31%对23%)、处理大小便失禁(31% 对16%)以及为病人喂饭(31% 对14%)。
  • 93项对护理人员与非护理人员抑郁症状进行对比的研究都显示,护理人员的抑郁症状水平明显偏高,特别是照料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护理人员。研究人员对过去开展的关于老年痴呆症患者护理人员发生严重抑郁症的10项研究(方法是结构化的临床访谈)进行了系统分析,最后估算出老年痴呆症患者护理人员的抑郁症发病率为15%-32%,是对照组受试者的3-39倍。
  • 对欧洲和北美调查数据的分析发现,护理人员工作时间每增加1%,他们(所有类型,不仅限于老年痴呆症患者护理人员)的就业率就会降低约10%。护理人员减少或放弃本职工作与护理负担过重有密切的关系,而雇佣收费护理员或获得更多的非正规护理协助则能减轻这种压力。
    • 美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对美国护理人员的调查表明,13%的护理人员不得不从全职工作转为兼职工作,11%的人不得不另找轻松一些的工作,还有11%的不得不彻底放弃工作。
    • "10/66老年痴呆症研究组"在拉丁美洲、印度和中国的11个地点进行的研究表明,为照顾家中的患者而放弃或减少本职工作的护理人员平均比例为33.3%。

无数的研究表明,人们更愿意在家养老。多项研究得出这样一个一致的结论:护理人员承受的巨大压力是促使家庭将老人送入养老院的重要原因。各种干预措施,包括为护理人员提供支持、教育和培训,都很有可能避免或延缓老人转入养老院。

  • 收费护理员提供的各种常规护理服务都可以由家庭护理人员自己动手,而且他们一般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他们在其它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例如倡导人们关注老年痴呆症患者、安排护理事务(有时远程进行)等。
  • 研究表明,护理人员承受的巨大压力是促使家庭将老人送入养老院的重要原因,而几项随机对照试验都显示,各种干预措施--包括为护理人员提供支持、教育和培训--都很有可能避免或延缓老人转入养老院,这也印证了前面所说的研究结果。在美国,一项实施了很长时间的干预措施产生了以下效果:养老院入住率下降了28%,养老院入住时间平均延迟了559天。

控制成本十分必要,但相关政策应慎重规划和实施,以避免或减轻对照护服务覆盖范围以及高质量照护服务的普及所产生的不利影响。对于老年痴呆症患者和他们的护理人员来说,能够在病情发生的早期以及整个护理过程中获得支持和病例管理服务有助于降低成本。

  • 在患者的病情逐渐加重、最终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过程中,他们的需求会持续增加并不断变化。而长期护理的一大要点就是提供连续、不间断的照护服务,以持续满足患者逐渐变化的需求,这对老年痴呆症患者来说尤其重要。
  • 在大多数的高收入OECD成员国中,年满80岁的老年人超过一半都在家里接受照料,只有三分之一接受长期照护的老人是住在养老院。然而,长期照护的直接总成本却有62%都产生在养老院里,这反映了这些养老机构提供照护服务时付出的高强度劳动和高昂成本。有证据显示,在接受长期护理的养老院老人中,老年痴呆症患者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 未来50年内,高收入国家的长期护理成本在GDP中所占的比重将增加一倍(对于欧盟27国而言,这个数字将从1.2%增长到2.5%),这些国家长期护理体系的财务可持续性已受到质疑。至于那些在长期护理方面较为慷慨的国家,成本的增长将更加惊人--荷兰将从3.4%到8.5%,挪威将从2.2%到5.1%。标准普尔公司建议各国全面改革与年龄相关的公共医疗和社会照护开支。对于印度和中国等快速发展的国家来说,尽管经济增长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但这些国家同样需要应对人口变化带来的预算难题。

为解决老年痴呆症患者及其护理人员不断增长的需求,我们必须:

  • 衡量并监测护理质量
  • 通过以下措施增强患者对于护理的自主性:
    • 提前规划("预立护理规划")
    • 提供信息供消费者查询(知识就是力量)
    • 在护理中尊重患者的价值观和喜好
    • 让护理更加个人化
  • 协调并整合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护理工作
  • 重视护理人员并提升他们的技能

随着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人数的不断增加,我们必须将老年痴呆症列为公共政策工作的一个重点

  • 应制定全国性的老年痴呆症应对计划,确保国家的医疗和社会照护体系结构合理、经费充足,能够在患者患病的整个过程中提供高质量的护理服务和支持。
  • 政府应发起有关长期护理未来发展的全国大讨论,让所有利益相关方和了解情况的公众都参与进来。对于接下来步入老年的几代人,需要长期护理的老人数量以及他们的具体需求已经可以较为准确地预测出来了。讨论可以聚焦下列主题:
    • 如何在国家、私营企业、非营利组织以及家庭之间平衡护理职责
    • 长期护理体系的结构、应排定优先顺序的服务,以及哪些人有资格享受护理服务
    • 长期护理的资金筹集--我们必须从"现收现付"的支付方式转向一种新型筹资模式,这种模式就是让每一代成年工作人口共同为自己将来的护理需求支付费用。

2013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报告
英文版(PDF)